我要投稿官方微博订阅中心
您所在的位置:股票周刊 > 大盘 >

重庆大轰炸民间对日索赔团已向日本最高法院提

2018-01-11 15:47    作者:本站

重庆大轰炸民间对日索赔团,已于12月15日完成向日本最高法院的上诉手续。

此次上诉,缘起12月14日上午日本东京高级法院作出的重庆大轰炸案二审讯决:保持一审成果;承认重庆大轰炸历史事实,但驳回大轰炸受害者要求日本政府谢罪赔偿的请求。当日,重庆大轰炸受害者民间对日索赔被告团(以下称“索赔团”)和日本民间友爱人士在东京高等法院门口聚会抗议。他们随后在日本外务省邻近游行,要求日本政府正视历史,进行报歉和赔偿。今年84岁的索赔团团长粟远奎表示,听到判决结果十分愤慨,信心持续上诉,为受害者讨回尊严和公平。

在日军制造重庆大轰炸惨案时期,三菱重工公司是日本重要的兵器制作厂。15日,索赔团成员来到位于品川区的日本三菱重工公司门口,向三菱重工递交抗议书,请求其对受害者谢罪抵偿。三菱重工公司当日谢绝招待受害者,也不接收抗议书。据悉,索赔团已将三菱重工列入对日索赔的被告名单。

16日,索赔团日方律师一濑敬一郎对外界表示,有关重庆大轰炸一案,15日已经实现向日本最高法院的上诉手续。

抗战期间,作为中国战时首都、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远东战场统帅部所在地的重庆,遭遇日军策略轰炸长达5年半时光,史称“重庆大轰炸”。据不完整统计,从1938年2月18日至1943年8月23日,日本对重庆进行了218次轰炸,投弹11500枚以上,炸逝世11889人,炸伤14100人。这些暴行也被形容为“空中大屠杀”。

索赔团中方首席律师林刚陈说了索赔团的感触,他说:“12月14日是重庆大轰炸民间对日索赔诉讼二审宣判的日子,此前一天的12月13日又是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日本友人在东京全水道会馆举办了‘南京大屠杀80年·2017年东京证言集会’,南京大屠杀受害人李秀英的女儿陆玲作了专题讲演,南京医科大学孟国祥传授先容了南京大屠杀相干战犯审判情形。咱们与会者深刻地领会到,战争是人类之痛,谁都不是置身事外的傍观者。当年日军的罪行,不仅仅是对中国同胞,也是对全人类的犯罪。只有彻底正视历史、承认罪行,才干告慰亡灵,才有机遇防止历史重蹈覆辙。重庆大轰炸民间对日索赔诉讼十多少年的保持,就是为了用诉讼方法记载这段惨不忍睹的战争罪行,铭刻历史,反对战争,珍重和平。”

重庆大轰炸受害者及其家眷,于2004年组成民间对日索赔团,2006年3月在日本东京发动第一次诉讼。当时,来自重庆、成都、乐山、松潘、自贡等地的188名重庆大轰炸受害者成为这场跨国诉讼的原告。

2015年2月25日,重庆大轰炸民间对日索赔诉讼一审结果在东京处所法院宣判。固然法庭对日本政府的加害罪恶作出了事实认定,但依然以个人请求权无效、国度无答责为由,宣告188名原告败诉并驳回其诉状,诉讼用度由原告方承当。原告团当时就表示将继承上诉,直至日本政府道歉并赔偿。

2016年11月18日和2017年3月17日,重庆大轰炸对日索赔诉讼在东京进行了二审一次休庭跟二次开庭。经由两次开庭后,法院否认抗战时代日军对重庆进行的轰炸及加害事实,但法官发布休庭,并未作出裁决。

因为赴日诉讼接连败诉,诉讼费及赴日相关费用也都由原告团承担,从今年8月起,一些社会爱心人士向原告团捐款,支撑他们赴日讨还合理。今年12月8日,重庆大轰炸受害者民间对日索赔团在重庆举行赴日索赔壮行典礼,索赔团成员共31人,由来自重庆、成都、乐山、松潘、自贡地域的原告、律师及意愿者形成,其中包括84岁的受害者原告粟远奎老人、85岁的受害者原告陈桂芳老人、79岁的受害者原告简全碧老人。这几位白叟虽已是耄耋之人,仍代表数以万计的受害者断然赴日向日本政府发出正义的声讨。

虽然索赔团早已猜测到判决结果,但他们仍不言放弃。正如多次带领索赔团赴日的团长粟远奎在壮行会上所说:“我们把每一次的陈述、声讨,都作为一次宣传运动,让更多的人懂得重庆大轰炸这段历史。我们带着有病的身躯,战胜经济上的艰苦,坚持对日索赔,目标是为了保护中华民族的尊严,是为了伸张正义、铭记历史、珍爱和平!”

日本当年没有对二战中所犯法前进行彻底清理,战后教导始终在美化、扼杀侵略战争的本相,还刻意把自己装扮成二战受害者,一直宣扬广岛、长崎核爆受害,东京大轰炸,而不提本人在中国及亚洲各国犯下的侵略罪行。日本政府从修正教科书侵略史实、参拜靖国神社、将钓鱼岛国有化,直至当初的解禁群体自卫权强化军事力气,并力争修改战后和平宪法,其所作所为正在把日本社会一步步带向危险的边沿。

1972年中日建交结合申明的导言中明白写道:“日本方面痛感日本国从前因为战斗给中国人民造成的重大侵害的义务,表现深入的反省。日本方面重申站在充足懂得中华国民共和国政府提出的‘复交三准则’的态度上,谋求实现日中邦交畸形化这一看法。中国方面对此表示欢送。”然而,日本政府的所作所为,哪一点做到了声明中所说的“当真检查”?

有专家剖析认为,中日联合声明的中心条款,恰是以日本的上述反省及“复交三原则”为基本前提而达成的,包含声明中的第五条,即:“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宣布:为了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放弃对日本国的战争赔偿要求。”既然40多年明天将来本政府未向中国受害者兑现许诺,这是实际上的违约或撕毁公约。反省不是写在声明中的一句废话,反省需要举动,须要德国那样反省侵犯历史的真心悔改,向受害者谢罪赔偿,而不是日本对所犯战争罪行的粉饰和丑化。

华东政法大学教学管建强说,从上世纪90年代开端,日本侵华战役的中公民间战争受害者(南京大屠戮、731军队、无差异大轰炸、“慰安妇”、强掳劳工、毒气弹等案件)纷纭赴日提起跨国诉讼,但这些诉讼均被日本最高法院驳回,理由是“中国政府放弃了个人的赔偿要求权”。管建强以为,从历史事实和法理角度来看,在中日联合声明中,个人的恳求权并不被中国政府所废弃。

日本采用的是三审终审的司法程序。重庆大轰炸民间对日索赔团在二审败诉之后已经提出上诉,需要等候日本最高法院的终审判决。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全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提交

更多>>专家观点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RSS订阅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 © 2010-2017 股票周刊-股票新闻,财经股票新闻,今天股市行情,股票资讯,股市最新消息,股市技术分析,股票资讯网-www.gupiaozhoukan.com All Right Reserved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冀ICP备011563256